<table id="0y3vs"></table>

  • <output id="0y3vs"><nav id="0y3vs"><div id="0y3vs"></div></nav></output>
  • 首頁 生活 資訊 社會 財經 國內 國際 金融 理財 科技 文化 旅游 圖片 教育
    首頁 > 圖片 > 正文

    劇集“變臉”引爭議 導演這樣回應

    2020-07-27 09:34:07 益群網

    作為導演和編劇,田里對自己仍然有信心,他認為目前能看到的負面評價大都歸結于自己想要在創作上有所突破給觀眾帶來的心理落差。

    圖片來源:《河神2》官方劇照

    圖片來源:《河神2》官方劇照

    原標題:《河神2》變臉引爭議 導演:我花135天是為了拍跟第一部一樣的東西嗎?

    2018年底《河神2》開機的時候,主創幾乎是原班人馬,場務、助理都沒有換人,連住的賓館都和以前一樣,這給導演田里一種熟悉的感覺,仿佛劇組沒散,“大家先回去歇了22個月再重新開機”。

    回到2017年那個夏天,沒有一線明星和大IP加持,網劇《河神》在愛奇藝的點擊量突破了13億,豆瓣評分一度高達8.4分。那時網劇正朝精品化的路線發展,《河神》也給了田里這樣科班出身的青年導演出頭的機會。借由《河神》,田里和兩個合伙人成立了自己的影視公司——閑工夫,專注于網劇的制作。

    當年拍《河神》的時候,田里壓根沒想過還會有《河神2》。因為改編很難,原著只有薄薄一本書,還是以故事集的形式,借助郭得友這個人物,把諸多奇聞異事串在一起。但隨著《河神》將一個知名作者的非知名作品通過影視化轉為IP,將這個IP延續下去的價值便不言而喻。

    三年后的夏天,《河神2》姍姍來遲。開局并不順利。先是李現因為身體原因缺席《河神2》,不是所有觀眾都愿意接受金世佳對“小河神”的不同演繹;又有主要演員出了花邊新聞,雖然《河神2》仍然制作精良,但播出過半,這部劇的豆瓣評分落在7.5——在國產劇里這仍然是一個代表高品質的分數,但和前作相比,影響力和口碑都有差距。

    作為導演和編劇,田里對自己的手藝仍然有信心,他認為目前能看到的負面評價,大都歸結于自己想要在創作上有所突破給觀眾帶來的心理落差。

    田里對現在的觀眾反饋不意外,當年《河神》的火爆反而在他意料之外。“怎么會這么火呢?我覺得好多地方拍得都不滿意。”于是在拍《河神2》時,他期望能做全方位升級,從創作,到制作,再到規劃、格局、世界觀,都不一樣。形容《河神2》不滿足于升級,而是要換代。

    這無關好壞,僅僅是個人偏好問題。田里就是單純地不愿意拍“第二季的第1集是第一季的第25集”那種劇。他推崇的是美劇《真探》和《冰血暴》,每一季說的都是完全不同的故事,但是觀眾能明確察覺到這是同一個系列。但在國內實踐步子不能邁得太大,《河神2》不可能真如那些美劇一樣換一批人物,講一個新故事。在故事上《河神2》還是延續著第一季的脈絡,但在此基礎上,田里又想要突破,希望它“哪哪都不一樣”。

    “最大的難點就在這兒,既希望《河神》還是《河神》,又希望《河神》不是《河神》。”田里說。

    一些觀眾覺得《河神2》節奏變慢了,配角過多搶了主角的戲份。在田里看來,這或許是因為《河神2》講故事的方式變了——大部分新加的人物都是貫穿性的角色,不像《河神》更多是在單點上展現觀眾未曾見過的奇觀?!逗由?》用24集撒了一張大網,終極快感來自于最后收網那一下。

    這樣的變化也是在為《河神》系列化做鋪墊。主觀上,田里確實希望幾個主要角色的戲份平均一點,他試圖通過《河神2》描繪一幅民國市井江湖的眾生相。“《河神2》是一個典型的承上啟下式的排布,先把世界觀鑿實了,同時把每個線頭撐開,這樣無論接下來想往哪拽都有可能。”

    這在無形間提高了觀看的門檻。“不太適合把它當成爽劇去看,可能在前面埋了一個扣,到七八集以后才解開。”

    在創作上,田里是“金線論”的信奉者?!逗由?》之外,過去三年,閑工夫籌備的項目還有好幾個,但他總覺得“差口氣”,這導致三年間公司只拍了一部戲。近日,界面文娛和田里聊了聊有關《河神2》的爭議和對網劇行業變化的看法,以下是對話部分內容,界面文娛略作編輯。

    界面文娛對話田里

    所有的評價都來源于期待

    界面文娛:《河神2》播到目前為止,你個人覺得滿意嗎?

    田里:滿意啊,我對最后的呈現是滿意的。你要說觀眾的反饋,包括豆瓣評分之類,肯定是有不理想的地方,但這對我們來說不構成遺憾。以創作者來說,這部分聲音固然不應該屏蔽或者不屑,還是要吸取教訓、積極正視,但起碼可以不用太往心里去,畢竟“場外因素”居多。另外,這樣的聲音也在我們意料之中,并且是可以理解的。

    界面文娛:《河神2》是從什么時候開始啟動的?

    田里:《河神》播完之后有個慶功宴,龔宇博士和國富老師一起舉了塊牌子,寫著《河神2》正式啟動。說實話剛開始我也沒太當回事,沒機會靜下心來思考具體怎么操作。說不清是哪個點觸發了這個項目的啟動,可能一方面是平臺做好準備了,另一方面,我自己也說服了自己,決定了如果要做《河神2》,就得從另一個緯度去講這個故事。再寫24集,做一個48集的《河神》?那就沒意思了。

    整個過程就是自己在給自己挖坑,得發現這個事情的樂趣之后才愿意去繼續跟進。比方說, “小河神”在水里最厲害,他的絕招是“點煙辯冤”,那這次就不讓他用這些東西,一上來先把河封了,小河神下不了水,再過幾集把“點煙辯冤”也封了。那作為一個叫《河神》的劇,還能怎么發展?我們就硬著頭皮往下推。

    如果仔細看的話,《河神2》和《河神》處處都不一樣,包括那些所謂的《河神》經典符號,我都希望有一些變化,甚至是顛覆。

    界面文娛:《真探》和《冰血暴》每一季講的都是不同的故事,你說的相同的那個部分是指拍攝的風格還是整體的氣質?

    田里:氣質。其實拍攝風格時常會不一樣,《冰血暴》第二季用了大量分屏,視聽手法和第一季并不完全一樣,但你會發現案件跟第一季有關聯,主題的內核、講故事的那種范兒,所謂的“文學性”,是一樣的。風格可以千變萬化,但范兒是要有一定的規范,在一定的范式當中的。在這個框架里面做突破才叫創新。很多東西很難總結,但就是會從骨子里透露出一種氣質,我希望我是這樣的導演,也希望《河神》是這樣的劇。也許真到哪一天,“津門天團”都已經不是他們四個了,但是觀眾一看就知道這還是《河神》,這是比較理想的狀態。

    界面文娛:那你想給《河神》定的范兒是什么樣的?

    田里:貼地飛行。這個也是霸唱老師原著的氣質,包括他的其它作品也都帶著一點這種感覺。雖然有很多怪力亂神的內容,但不是胡說八道,不是信馬由韁地展現想象力,所有東西是有據可查的。所有的民俗、傳說、道理、規矩都是來源于當時那個魚龍混雜、三教九流匯聚的港口都市。九國在那里建租界,貧富差距如此之大,又是很多北方曲藝的發源地,大家都是會講故事的人,天然會把傳說合理化,條例化。你會覺得只要是在民國的天津,這么邪乎的事,還就真有可能發生。這是《河神》原著最核心的氣質。而故事層面,我們真正借用到劇里的部分,其實很少。

    界面文娛:我自己看到現在的感覺是,《河神2》比較走內心戲,強調一些人物的成長、變化,這樣的話這部劇瞄準的人群會不會跟《河神》有一些差別?

    田里:我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兩部劇都是同一批人拍的,主創的品位和喜好沒有變,應該不會三年前拍的戲是一部分人愛看的,三年后再拍一部續集,就變成另一部分人愛看了吧。當然會有人覺得《河神》比較恐怖和燒腦,會流失一部分女性觀眾,是不是《河神2》要稍微照顧一下?多加一些情感戲?但我肯定不是照著這個路徑去規劃的?!逗由?》就是自然而然,要打開格局,夯實世界觀,想讓它有更多可能性,并且建立一個市井江湖的群像。我沒有預設目標觀眾是誰。

    我個人覺得,我沒有“停下來”寫人,沒有為了表達一個人的內心戲多豐富就停掉案件進展?!逗由?》是明確的探案劇,一定是以案件為依托向前走,不管出于什么理由,建立人物和描繪情感,最后都要落在案件上。

    但我理解部分觀眾的反饋都來源于期待。我看《河神2》是沖著像《河神》一樣光怪陸離的世界,或者奇異的案件來的,我就一直等著看呢,結果我發現你在放慢腳步描繪人物,就造成了心理落差。但我相信這種落差并不是因為本身的品質有問題,我有這個信心。

    我看布魯斯南的《007》看慣了,突然換成丹尼爾·克雷格我也不適應。新版《蜘蛛俠》完全是走青春片的路線,不是孤膽超能英雄的故事了。一定會有人不習慣,不喜歡,這很正常,先入為主是人之常情。但也許我相對理智,不管是新的《007》還是《蜘蛛俠》,我都能接受,甚至更喜歡。

    回過頭來,作為一個創作人,排除那些惡意謾罵,所有的聲音我都接受。沒辦法,大家就是有那么高的期待,換角也好,花邊新聞也好,它都共同形成了一種“觀劇體驗”,是捏合在一起的。強迫觀眾只聚焦于故事、創作,不認可他們因為場外因素而給出負面評價,這都是不合理的,也不公平。因此《河神2》現在有這樣的反饋,是一個必然的結果。第一部的觀眾反饋對我來說倒是個意外,怎么會這么火呢?我覺得我好多地方拍得都不滿意。

    你問我遺憾嗎?我一點都不。當時并不是明明給了可選的兩條路,我硬要較勁走那條難走的。不是的,就一條路,不走我就掉下去了。所以我還是挺平常心的,拍《河神》和《河神2》都算得上問心無愧,確實有很多不足,但構不成遺憾。

    至于目標觀眾的問題,我覺得《河神》和閑工夫其它的項目,一直在嘗試所謂的“分眾”和“精眾”概念。我本人就不是一個特別大眾化的人,我也不是一個擅長拍合家歡故事的導演。即使我拍商業片,還是會不自覺地往里收,往深走。站在這條線上,我相信喜歡《河神》的人一定會更喜歡。這跟現在復古、嘻哈、克蘇魯、賽博朋克這些亞文化崛起的思路是一樣的。原來根本沒人關心它,但無論多小的點,只要堅持做精,一定會被放大,或者在它自己的圈子里被放大?!逗由瘛芬彩?,我以后做項目也是,我只期待它在對它感興趣的那批觀眾里面被發酵。

    界面文娛:所以你傾向于做一些小而美的東西?

    田里:不一定是小,也有可能大,但是一定得美。我喜歡極致,比如說我喜歡類型片,恐怖片就嚇死我,喜劇片就樂死我。我不太喜歡類似于都市、愛情、科幻各個類型混在一起,用一套精密計算盡量多地打到不同觀眾的點,走量,鋪大面。也許你會說《河神》就沒有一個特別明確的標簽,你說它是喜劇,還是恐怖,可能都不極致,但它是在《河神》那個語境下,在《河神》那個范兒里,不斷往深了走。這個尺度是我一直很難拿捏的,可能現在境界還不夠,以后慢慢再試圖尋找所謂創作上的依托。

    “總有一根金線在那兒懸著”

    界面文娛:《隱秘的角落》也不算那種一看就會大爆的劇。

    田里:對,如果要我事前來預估的話,我會說我很喜歡,但不敢說它一定爆?,F在國內整個影視行業的大環境,還沒有形成一個規范或者是規格,觀眾的觀影模式也沒有固定,什么事都有可能發生。

    我們就處在這么一個還挺有趣的環境下,它一定會越來越規范,變數越來越少,規律會被總結得越來越客觀,越來越往成熟的影視工業體系靠攏。這當然是好事。但這個時代有這個時代的魅力,對于青年導演來說,亂也意味著機遇。而現在突然又到了大浪淘沙的階段,疫情也在淘沙,留下來的都是有本事的人。

    界面文娛:你也在籌備一些其他的項目,可能需要看得更遠一些,你覺得和三年前相比,現在網劇市場或者說觀眾的口味會有哪些變化?還是說你就是傾向于去做你自己想做的那一類東西,不是特別在意外界的變化?

    田里:投其所好太難了,或者說但凡抱著投其所好這個心態去做的,大部分都成不了。但是有一個準則是不變的,就是好故事,品質足夠高,不注水,不糊弄。它總是有一根金線在那兒懸著,而且現在的觀眾越來越認這根線,這對于創作者來說是非常好的消息。不像幾年前,市場、營銷、咖位……影響成與敗的因素很多,甚至于創作本身都不是最重要的環節。但是現在,喊了這么多年的“內容為王”,好像內容真的“登基”了。

    雖然我們老在說,文藝不分好壞,藝術不分貴賤,每個人的創作都應該是自由的,只是口味不同眾口難調而已,但是說這話的前提,一定是你站在那根金線上面。如果還沒夠著那根線,還是在想著糊弄觀眾,也別談什么風格各異、百花齊放。

    界面文娛:在國產懸疑劇這個領域,大家會覺得2017年是一個關鍵之年,《河神》包括和你們同期的《白夜追兇》《無證之罪》各有亮點,之后兩年就發展到了一個瓶頸期,一直到今年《隱秘的角落》大爆,但它已經不是那種特別傳統的懸疑劇了,后面這個類型如果要再出新的話是不是更需要一種其它方向的突破?

    田里:這聊到了一個關鍵,就是在中國做劇、拍電影的出路?!稛o證之罪》和《白夜追兇》之所以出色,并不是因為創新,而是因為用心,各方面都不湊合,這是好作品的前提。但是在規格制式、講故事的方式和技術上,算不上很大的突破。這么說也許有點自夸,我覺得《河神》是在創新。到現在,網劇這三年,還是沒有太多新的東西出來。

    所謂的新是新在哪兒呢?得找準自己的位置。在中國拍東西,太多所謂的借鑒和對標,高呼審查和預算不要束縛我們的手腳,要圓我們的美劇夢。如果真的給你很多錢拍三集,你覺得你就是英劇了?給你很大牌的演員拍十集,你就是美劇了?未必。而且我們為什么要成為人家那樣呢?縱然我們奉美劇為經典,但一定要有自己獨特的地方。

    《河神》一直在嘗試把傳統文化、民俗民韻揉進故事和人物,哪怕不成熟,比美劇差好幾個檔次,但它就是一個外國人拍不了的東西,這是它最大的價值。以后不管是《河神》系列還是閑工夫做的其它戲,我們都會把獨特性放在非??壳暗奈恢脕砜剂?。我覺得《隱秘角落》也是這樣,它講了一個不探案的探案劇,它的核心就不在案件上,人家講的就是中國式的家庭、中國式的少年面臨著怎樣的境遇。這跟美國和日本的青春片就不一樣,它找到了在中國語境下的共鳴,所以能破圈。

    《千面英雄》、《故事》、《救貓咪》早就把規律總結完了,怎么寫也逃不過那幾種類型。你看印度電影,先達到一個量變,它產量巨大,積攢起工業化的經驗和流程。之后,再從里面總結規律,找到自己民族和國家獨特的文化質感,形成質變?!段业膫€神啊》這種對宗教的迷茫放在哪個國家都不對;《摔跤吧!爸爸》對于女性社會地位的極端探討,跟美國的女權主義也完全不一樣。寶萊塢是印度人對獨特性的執念和追求。國內的創作者也應該努力去找我們獨特的地方。

    界面文娛:拍《河神1》的時候有對標美劇的想法嗎?

    田里:談不上對標。我們是一代看美國電影和美劇長大的人,心里有把尺子,知道好的東西是什么樣的,我達不到人家那樣,我也不能弄一個我平時看不上的東西那樣的作品,這是審美和自我要求的問題,死磕我也得朝著高處磕。

    小河神是自信和自卑共存的狀態

    界面文娛:你們拍《河神》的時候就想找金世佳來演小河神,到這一部的時候是怎么溝通的?

    田里:我們以前就認識,不知道為什么一個上戲的演員跟北京電影學院的人混得都挺熟?!逗由?》得知李現由于身體原因實在來不了的時候,幾乎第一反就是金世佳,也就一兩頓飯的時間就定下來了。

    界面文娛:現在小河神這個角色,你是有照著金世佳想要詮釋的那個方向去寫嗎?還是后來他自己在演的時候演繹了和李現不同的版本?

    田里:沒有照著他寫,是照著郭得友寫。就算還是《河神》這個劇本,金世佳一定演得也不是李現那樣。李現的痞、帥、靈,都是李現附加在郭得友身上的。他完成得很好,大家很喜歡。但是每個演員,一定有代表他自己的氣質和處理方式,只要不跟這個角色違和,一些方向上的差別就都是允許的。

    原著里面的郭得友,雖然叫河神,但也只是在他那個圈子里能收獲一些尊重,其實就是底層小老百姓。只有同處在下九流的人,才尊稱一聲郭爺,到了租界都沒人搭理他。所以他不是那種趾高氣昂的狀態,是很卑微的。但他骨子里透著一股傲氣,是自信和自卑共存的狀態。糙、油、垮、不少年、小富即安,凡事都讓三分,但是你別招我,你招我就咬你。這種特質,我覺得金世佳拿捏得很好。兩個版本的小河神,是兩種處理方式??梢詫Ρ?,也可以說我喜歡誰我不喜歡誰,但你要說誰更好誰更壞,我可能都不同意,太不一樣了,沒法比較。

    界面文娛:金世佳之前有和你溝通他對這個角色的理解嗎?

    田里:我們的溝通會更隨意一點。首先他沒看過第一部,也沒必要專門補一遍去找這個人物,他只能從劇本里面捕捉。他的理解更多來自于具體的某一場戲上的變化和詮釋的方式。他先把自己套在郭得友里面,我現在就是郭得友了,我說話走路都是郭得友的樣子。但是在處理具體某一場戲的時候,金世佳會先跳出來,如果我把郭得友往這邊捋一點,把這句話這么掰一下,用這個胳膊把顧影摟過來,可能會更好。大概是這么個路子。

    界面文娛:到現在為止,這一部里面水下的戲很少。

    田里:其實挺多的,都在后面。這次水下拍攝的周期比第一季幾乎翻了一倍,難度大得多,追完你就會明白。

    界面文娛:難在那里?

    田里:單純拍攝上的難。我們已經算是老江湖了,這次也做了充足的準備,整個水下團隊的配置人員比拍《河神1》多了很多,但依然面臨各式各樣巨大的困難。我們拍水下打戲需要涉及到水下威亞,水下特效化妝、水下置景等等。涉及到各種部門的銜接和配合。6米深的池子,潛下去,睜開眼,什么也看不見。戴著呼吸器下去,潛到位置準備好,可能已經憋了十秒鐘了,然后要再接著演,動作還會消耗含氧量,一條不過怎么辦,所有流程再重復一遍。更別說拍在水里打架了,武行兄弟一天就要換一個,沒有人能堅持兩天。我自己水性還可以,所以也下水當替身了。

    界面文娛:整個印象比較深刻的戲有哪一場?

    田里:第八集結尾銀鈴封那個部分,比開篇九牛釣海妖還難,水牛是難在技術,但銀鈴封難在設計??此坪唵?,無非就是純黑和純白的場景,但是怎么營造出空間感?怎么能區分不是人物后面立了一塊白板,而是整個空間全是白的呢?它如果有頂的話,頂上的白是什么白,側面白是什么白?兩種白銜接的縫,灰度是什么?那種純粹的距離感和質感,是非常難把握的。我們做了上百個版本的鏡頭來找感覺。

    這些都是在制作和呈現上嘗試突破一種界限。九牛釣海妖那種大場面,是想說明我們現在的技術和工業水平可以達到什么程度。但是像“點煙辨冤”和銀鈴封這種場面,是試圖打破一些思維上的界限,讓人看到,我們也是可以玩設計的,不是炫技,而是讓特效設計跟人物內心相關,跟著案件走。

    再比如說《河神》長鏡頭很多,其實《河神2》也有很多長鏡頭,但是發現的觀眾明顯少于《河神》,因為這次都是不動聲色的長鏡頭,幾乎都是文戲。需要演員和機位的調度各更復雜,拍攝難度很大,但是又要有機地融入劇情,不顯得跳脫。

    如果你仔細看《河神2》,還會發現幾乎沒有固定鏡頭,不光鏡頭在動,人也在動,看似很隨意的一個調度,機器軌道搖臂燈光都要跟著人挪過去,這一挪就是一個小時。我多設計一個調度,拍攝就增加一個小時。你說這有必要嗎?不這么做觀眾就看不懂了?也不是,但這就是影視的魅力。經常彈幕會飄,“畫面真好、色調我喜歡、好有電影質感”,可能觀眾說不上來為什么,但它能感受得到。這些都埋藏在看不見的時間成本里面。

    我承認,在這些事情上下功夫,邊際收益很低,從60分提升到80分可能不費勁,但是從90分提升到92分,可能要花費三倍的精力,《河神2》做了大量這種費力不討好的工作。但這是一種對自己的交代,要不然我花了135天就是為了拍了一個跟《河神》一樣的東西嗎?

    界面文娛:后面《河神》還會拍第三部嗎?

    田里:《河神2》算是打了一個底子,后續的系列化一定會開枝散葉,下一部未必是《河神3》,但它一定是在《河神》這個體系里的。

    界面文娛:關于你想做的這些創新,平臺會有什么意見嗎?公司其他兩位合作人,他們在這件事上的看法和判斷跟你是一樣的嗎?

    田里:出品方都挺縱容我的,包括《河神》的時候也沒有干預我太多,從創作到制作,基本上都是我們自己的團隊能說了算的。不管是愛奇藝還是工夫影業,膽兒都比較大,真敢讓我這么干。合伙人之間一定是在認知和審美上趨同的。我們都是同屆的大學同學,只是在三個不同的系而已,在各自的系都還算是不錯的學生,也算是互相欣賞吧。

    界面文娛:河神之后的這三年之間,你們主要是在做哪些籌備工作?

    田里:沒閑著,同時做了好多項目。我們公司的項目開發周期都很長,就是較真,老不滿意,老覺得差口氣,可以更好,可以顛覆,所以到目前為止大家看到的只有《河神2》。

    界面文娛:其他項目主要是什么類型的?

    田里:都有,要說共性的話,就是都不好拍。我們可能還是希望有一種所謂的門檻在吧,在創作上和制作上都有一定的要求和水準。因為我們三個合伙人劇組屬性很強,都是一線的從業人員,還是對“手藝”這種東西比較癡迷。打動我們的項目往往都具備一定的制作門檻。

    標簽:

    最新推薦

    全球要聞:經合組織預測全球經濟2023年增長2.2%
    環球熱消息:《校外培訓行政處罰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公開征求意見
    世界杯開賽后“看球熱”拉動多領域消費升溫
    當前要聞:全球單機容量最大16兆瓦海上風電機組下線
    【全球獨家】打破“魔咒”還需自身硬
    全球新資訊:《極度狂熱》:足球運動的多重文化意義
    世界熱文:【成語漫話世界】不堪重負
    每日熱聞!美媒:美國今年平均每天都有一起以上大規模槍擊案 槍支暴力已致近4萬人死亡
    二十大代表在基層|普玉忠:以實干擔當為祖國守好國門
    杭州一市民執意邀請高風險地區返回者聚餐導致疫情傳播風險,被行拘
    彭博新聞社專欄作家:投資者勿低估中國經濟增長前景
    上海黃金交易所怎么開戶(開戶流程及怎么購買黃金)
    期貨倉差是什么意思(期貨成交倉差大意味著什么)
    國債期貨開戶條件是什么(開戶流程是什么)
    黃金期貨交易規則是什么(黃金期貨是什么意思)
    證券交易時間是什么時候(港股股市交易時間是幾點)
    對沖成本是什么意思(期貨的專業術語有哪些)
    上證50股指期貨是什么意思(購買白馬藍籌的條件是什么)
    遠期外匯交易是什么意思(外匯交易的交易方式有哪幾種)
    期貨預埋單是什么意思(期貨預埋單的優缺點是什么)
    利率期貨是什么意思(利率期貨的種類有哪些)
    視障學生“闖入”名校:改變與等待改變的是什么
    【環球播資訊】河南安陽市委書記就“11·21”火災事故致歉
    劉秀青代表:把黨的聲音傳到草原深處
    【環球新視野】刺繡進課堂
    天天速讀:聚力“雙高”專業群建設 構建“三三制”社會服務體系
    環球觀熱點:“紅通人員”馮衛華貪污、受賄、挪用公款案一審開庭
    期貨私募基金成立條件是什么(什么是私募基金)
    恒指期貨交易時間是什么時候?香港恒生指數是什么?
    天天快看:全國多地啟動2023年高考報名 這些新變化要注意

    豫狐網絡 版權所有

    聲明:未經授權禁止建立鏡像!轉載、摘編、復制請注明文章出處!

    豫ICP備17019456號-2

    聯系我們:52 78 229 @qq.com

    日本成 人影片 免费观看_男女野外做爰电影免费_日本美国三级片操逼av_美女免费黄视频。

    <table id="0y3vs"></table>

  • <output id="0y3vs"><nav id="0y3vs"><div id="0y3vs"></div></nav></output>